500彩票网怎么提现

李一凡采訪慰安婦編造謠言違反道德泄露信息惹眾怒,李一凡是誰資料介紹

2019-03-19 09:51:18 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xiaojun
近日,網爆新京報記者李一凡采訪慰安婦老人答應不會泄露名字,然后卻在報道里把照片和名字都泄露了,更讓人氣憤的是在報道里編造老人的謠言!作為媒體人真的是毫無底線!

在信息爆炸的時代,很多媒體為了高曝光、高流量,忘了新聞工作者職業道德是什么,還記得大學時老師的提問:“媒體是什么?”

“媒體是渠道,是黨和政府的喉舌,也是人民群眾的喉舌。”職業媒體人,應該把新聞來源、采訪對象和同事都看作值得尊敬的人,尤其對受害者要盡量減少二次傷害。

強烈抗議新京報記者李一凡違反新聞職業道德倫理惡劣行徑的聲明

          2019年3月9日,新京報記者李一凡先生 @Media李(電話:175 ****8612)通過湖南衡陽關愛抗戰老兵志愿者唐**先生找到我,聽說我在岳陽新發現了日軍“慰安婦”受害幸存者老人的線索,強烈要求我帶他去看,他給出的理由是希望能夠幫助到老人家。這幾位新發現的老人,有一位是本人尚不曾承認受害者的身份,還有兩位,雖然已確認了受害者身份但表示不對社會公開個人信息。所以我與記者李一凡先生@Media李再三約定:1、不違背老人意愿,不公開老人個人信息;2、不能公開我的個人真實信息。李記者當場一一答應。所以我帶他前往其中一位受害老人家中探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但是,3月13日 ,新京報官網及其官方微信公眾號、(今日頭條)頭條號、新浪微博、百度平臺以及新京報旗下矩陣“重案組37號”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李一凡記者探望湖南岳陽地區新發現兩位日軍“慰安婦”制度受害幸存者的文章,完全違背了此前的承諾,將三位老人以真實姓名披露,除了將一位未曾承認自己受害身份的老人擅自宣布為受害者之外,還多處捏造受害情節。
例如文中所提到的:
         1:日本兵稱呼凌X貞“希羅醬(Miss Shero 音譯)”。多年過去,“請坐(どうぞ座ってください)”“請進(どうぞお入りください)”等日語詞,依然留在凌方貞的記憶里  {老人根本就不會日語,純屬李一凡記者捏造)
        2:一道10米的青磚墻,隔開了墻里墻外兩個世界。在當地居民的認知里,墻內發生的事是不言自明的、是“公開的秘密”。凌方貞和堂妹在這里捱過了3個月。(老人自己口述實際只被關押一個多月時間)十米是厚度(厚度沒有)?還是長度(也沒有單面十米長的院墻)?
       3平江縣城,曾被征用為日軍據點的48間宗祠,如今僅剩下一間。青磚的墻體已經斑駁,打上“侵華日軍見證墻”字樣(截至目前沒有任何記載為平江縣48間宗祠曾被征用為日軍據點)“侵華日軍見證墻”指的是墻上的彈孔,不是指這是慰安所
       4: 逼迫我們摘野果給他們吃,讓我們上樹去摘”。(經過幾位老人核實,這個摘野果的事情不存在,純屬李一凡記者捏造事實)
       5: 1944年5月,日軍來到彭竹英所在的村莊,“當時就站在門口,然后日軍把我抱到車上,帶走了”。(經彭竹英老人證實不是被日軍抱上車的,是被日軍走路趕到日軍據點的)
       6: 那床上的被子,有這么大的血嘞”,彭竹英回憶起來,仍然會渾身顫抖。每次被侮辱時,她都“只好閉上眼睛哭”。(彭竹英老人9歲雙目失眠,根本就不看見)這是南京電視臺制作的《我 不是“慰安婦”》片子中湯根珍的采訪內容
       7: 湯根珍今年已經99歲,臥床3年。她所住的東臥,沒有陽光照射,冷清陰潮。被抓走那年,她 18歲。(老人目前住處每天都有光線不存在沒有陽光照射,也不存在冷清陰潮)
       8: “當時日軍的慰安所,就設在了塔前街普濟醫院院內”,湖湘文化與抗日戰爭研究中心收錄資料顯示,所有的女孩體檢以后都登記造冊,除了本名,還要取一個日本名字。(湖湘文化與抗日戰爭研究中心從沒有收錄類似資料)這是南京電視臺制作的紀錄片《我 不是“慰安婦”》當中講述日籍、韓籍慰安婦的情況。
      9: 3月10日,平江縣xxx凌X貞家。廳堂的檀木桌上,擺放著一臺舊電視機,屏幕上覆上了一層厚土。(老人家中沒有檀木桌子,純屬李一凡記者捏造)
      10:(文中描述的另外一名疑似受害者 因為各種原因 拒絕外界探訪,也從來沒有向任何機構控訴自己受害的事實,)

       李一凡記者以這樣不真實的內容和公開奶奶身份的手法發表文章,嘩眾取寵,博人眼球,違背新聞報道真實性第一的原則,更給當事人造成了嚴重的傷害。
       更讓我憤怒的是,這幾天來,我與李一凡記者反復交涉,和新京報也反復交涉,雖然新京報在文章中更改了一部分姓名,但老人家的姓名并沒有完全更改,捏造的情節也沒有刪除,不明真相的網絡轉載不僅沒有制止,反而惡劣的影響日益擴大。李一凡記者微信電話不接,手機電話設置拉黑,最后微信也拉黑,導致我無法與他溝通。我通過網絡尋找到新京報電話 (010- 6710 6666),但被告知要求我找當事人,如果找不到當事人,讓我可以報警,態度很惡劣(附有電話錄音)。
        2019年3月14日15:05分我向新京報報社郵箱[email protected] 發送抗議聲明 ,隨后我致電新京報社:接電話工作人員表示已經收到郵件并轉接給相關負責人》截至今日2019年3月18日上午9:56分我再次致電新京報社(010- 6710 6666)工作人員告知我 他們領導讓我去報警.
       萬般無奈的情況下,我們只有訴諸網絡,希望全國的媒體能夠看到我與受害者與受害者家屬的呼聲,不再轉載這篇惡劣的新聞報道,同時請廣大網民監督新京報,讓新京報盡快撤下李一凡記者的這篇文章。
       現在我提出以下訴求:1、李一凡記者@Media李必須親自向我們書面道歉;2、新京報必須馬上撤下所有發布的文章(以及網絡覆蓋轉載的文章)。并且向讀者道歉。如果李一凡記者和新京報沒有道歉和撤銷文章的話,我們將進一步采取行動,維護我們的權益。 (向社會各界尋求法律援助13508474426陳先生)@新京報  @今日頭條  @上師大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 @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 @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@紀錄電影二十二 @郭柯35mm @溫暖之家志愿者  @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 @Media李
抗議人:陳棟梁 
2019年3月18日

500彩票网怎么提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