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彩票网怎么提现

了了一生小說《妙手小村醫》(林昊)最新章節試讀

2019-01-05 14:51:40 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jingling
《妙手小村醫》是一部都市類男頻小說,作者是了了一生。原本是個默默無聞的打工仔,誰知醫術卻高得無邊無際!鄉村小醫生林昊一出手,疑難雜癥都沒有,不僅治好了大人物的男人病;更在治好了大美女的女人病!從此名聲外揚,一眾求醫者紛紛找上門!只是日夜操勞,做個有責任感男人,總會累的……


了了一生的小說《妙手小村醫》最新章節試讀:

  “嘩啦,嘩啦!”一陣陣巨大的水聲從海面上傳來!

  正在激戰的韓雪與林昊被驚擾到了,立即停下來扭頭往外看去,只見在皎潔的月光之下,海面上躍出了一條接一條弧型的大魚!

  兩人再看直切些,那些大魚竟然是海豚!

  這些海豚大小相若,均有兩米左右的長度,數量卻不知有多少,一條接一條的竄出水面,飛向天空,形成一個美麗的弧度后又扎入水中。

  林昊以前在集訓島的時候接觸過海豚,也見識過類似壯觀的場面,可韓雪卻是第一次見,坐在他身上的她立即就顧不上再繼續,趕緊的起身,來到外面的觀看起來。

  林昊也只能跟著起來,走出去和她并肩一起觀看。

  這些海豚似乎感受到了觀眾的存在,嬉戲追逐得更歡了,這一條剛從水面躍起,另一條又緊追其中,有時候是一條接一條排成隊的躍起,有時候是三四條同時交錯著躍起,在月光的海面上形成一道道美不勝收的壯觀畫面。

  韓雪想掏手機把這樣的唯美鏡頭記錄下來,可是她的手機早就沒電了,只能目不轉睛的看著,將美景記在腦海中。

  正在她陶醉于面前如詩如幻如動畫大片的美好畫面之際,旁邊的林昊來了一句,“這些海豚好大啊!”

  韓雪道:“是啊,我也是在海洋公園看過這么大的海豚了!”

  林昊又道:“咱們如果能捕一條來,應該能吃兩三個月吧!”

  韓雪的好心情頓時就垮了,沒好氣的橫他一眼,張嘴罵道:“你就知道吃,海豚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,絕不允許捕殺!”

  林昊撓頭,訕訕的道:“我知道,我也只是說說罷了。”

  也許是知道林昊有吃海豚的想法,那些在海面上嬉戲的海豚突然就消失了,瞬間變得無蹤無影,海面上一片平靜,仿佛它們從未出現過似的。

  沒戲看了,兩人這就轉身,結果卻發現血月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窩棚門口,正眺目往外望,顯然是剛才海豚出現的動靜把她給驚醒了。

  當她收回目光,看到兩人赤身果體,尤其是看到林昊身體的時候,臉色頓時一窘,忙不迭的轉身道:“我,我什么都沒看到,你們繼續,繼續。”

  話還沒說完,人已經縮回窩棚里去了。

  現場直播突然被海豚硬插了一段廣告,稍為中斷了一下,下半場卻必須仍然繼續!

  治療,絕不能停的。

  不過兩人知道血月已經醒了,自然不敢再像剛才那樣肆無忌憚,把音量控制到最小!

  一夜無話,在沉默的治療中渡到。

  到了第二天早上,林昊還沒有醒來,便聽到外面傳來血月驚喜的呼聲,“咱們有水喝了,有水喝了!”

  林昊張開眼睛,只見韓雪正縮在自己的懷里,緊擁著自己而眠,但她明顯也被血月的聲音吵醒了,正張眼看著自己。

  兩人互顧一眼,這就雙雙坐了起來,然后出去查看。

  大石槽旁邊的兩個小石槽里面,已經滴得滿滿的兩槽水,血月正用自制的木瓢將水一瓢瓢的裝進撿回來的干凈水瓶之中,此時已經裝了有一大水瓶,約摸有五六升。

  林昊問道:“是淡水嗎?”

  血月連連點頭道:“是的,我剛剛嘗了一下,不咸,可以喝呢!”

  林昊搖頭道:“就算不咸,也不能就這樣喝,必須得煮開了才行。”

  血月道:“知道了!”

  林昊走過去,將那個傘狀薄膜掀開,然后用木瓢將大石槽內剩下的海水通通瓢出去,接著又重新灌注新鮮的海水,再次將傘狀薄膜蓋上。

  今天看起來會是個好天氣,太陽出來后,海水受熱,水蒸氣會形成得更快,飲用水必定會更多。

  林昊決定趁著這么好的天氣去試試自己的運氣,于是就拿了昨晚做好的釣桿,準備去釣魚。

  血月見狀便道:“去釣魚嗎?我也去!”

  林昊搖頭道:“你還是別來了,上次都被你弄斷一根釣桿了。”

  血月道:“上次是意外,這次我保證不會了。”

  林昊想了想,仍然搖頭道:“還是不好!”

  血月揚起手道:“最多我只是呆在旁邊,不出聲,也不出手,還不行嗎?”

  林昊道:“你能保證嗎?”

  血月道:“能,必須能。”

  林昊道:“好,你要記住你自己說的話。”

  血月連連點頭。

  林昊這就看向韓雪,韓雪擺手道:“你們去吧,我還感覺有點困,想再睡一會兒,而且火堆和這個水源也得有人看一下。”

  林昊知道她昨晚被自己折騰得不輕,體諒她的辛苦,便點點頭道:“那你留點兒神,有什么狀況就大聲叫喚。我們就在礁石那邊,不會走遠的。”

  韓雪答應一聲,又回到窩棚里補覺去了。

  林昊帶著血月來到了上次釣魚的礁石旁,將螺肉串進鉤子之后,他就開始靜待魚兒上鉤。

  釣魚,始終是那么考驗耐心。

  這一次血月的表現明顯比上次好了許多,足足陪著林昊守了四十多分鐘,然后才表現出煩躁不安的樣子,接著話就漸漸開始多了起來。

  “這下面是不是沒有魚?”

  “有魚干嘛不上來?”

  “你上次用的是這種螺肉嗎?”

  “魚什么時候才上鉤呢?”

  “要不還是算了吧,咱們弄兩把魚叉,下去直接捕魚吧!”

  “林昊,咱們現在是為了吃的,不是為了情趣,這樣是不行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昊原本還是很有耐心的,可是被她說來說去,耐心也漸漸消失了,看著釣桿下的浮標始終都沒動靜,終于只好嘆口氣,將釣桿收起來道:“好吧,反正我的傷勢也好得七七八八,咱們下海捕魚吧!”

  血月興奮得直拍手掌道:“好啊好啊,那趕緊去做魚叉吧!”

  林昊搖頭道:“既然是為了魚,那就要想個更好的辦法,捕魚還是靠運氣的。”

  血月不解的道:“你有什么辦法?”

  林昊一邊看著周圍,一邊道:“我們可以利用地型,做一個陷阱,引魚入窩。”

  血月立即來了興趣,興奮得直搓手道:“行啊!”

  林昊順著礁石往前走,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四處都是礁石圍起來的水潭,里面的水不算很深,齊到大腿的樣子,水潭里面還有著一些小魚,有三個缺口通向外面的大海。

  看到這個水潭,林昊的神色也終于亮了起來,這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陷阱嘛!

  “血月!”林昊指著水潭道:“咱們就用這個作陷阱吧!”

  血月道:“怎么個弄法?”

  林昊道:“咱們就以這個水潭作為窩,把魚引進來。”

  血月道:“能引進來嗎?”

  林昊道:“在水潭里面投入吸引魚的誘餌,魚肯定能進來。”

  血月搖頭道:“可是這水潭還是到處漏水出去,魚就算被你成功吸引進來了,也會鉆出去的。”

  林昊道:“所以咱們還要改動并加工一下,讓它成為一個只能進不能出的陷阱。”

  血月道:“你覺得能行?”

  林昊道:“能行的!”

  血月道:“行,你JJ那么大,你說能行,那就能行!”

  林昊:“……”

  血月朝他眨眨眼道:“我說錯了嗎?”

  林昊只能跳過這茬,“咱們現在開始弄吧。”

  血月道:“怎么弄?”

  林昊道:“你先去咱們窩棚旁邊砍一些細樹枝,栽成60公分左右的長度,盡可能的多一些,然后把我撿回來的那些繩索拿來。”

  血月答應下來,然后就趕緊的去了。

  她走了之后,林昊就脫了衣服,只剩一條短褲下到水潭中,水潭雖然被周圍的礁石包圍起來,可是還有很多縫隙可以讓魚鉆出去,他必須先把將這些縫隙堵上。

  想將這些縫隙通通都堵上并不容易,要先用大的石塊塞進去,然后再用小的石頭進行堵漏,費力氣,也耗時間,他才只補到一大半,血月已經背著兩捆細樹枝回來了。

  血月將樹枝放到一旁后,沖水下正在忙活的林昊道:“我已經弄好了。”

  林昊道:“那你先在那邊等著吧!”

  血月應了一聲,可等了一陣后又有點等不及,便也跟著下到了水潭中。

  林昊聽到背后傳來水聲,扭頭看一眼,不由汗得不行,因為血月也脫了衣服,但不像他那樣,還留下塊摭羞布,而是直接就脫得不著寸縷。

  在她湊上來幫忙的時候,林昊忍不住道:“血月,你就不能穿上點嗎?”

  血月道:“上次我都跟你說了,我不喜歡穿著濕漉漉的衣服。”

  林昊汗道:“可是……”

  血月卻用手肘撞了撞他,“可是什么呀可是,我都說了,你不要把我當女的,當我是哥們。”

  林昊苦笑不迭,那么大的一對車頭燈,我怎么把你當哥們啊?

  只看了一眼,他又忙收回眼神,現在的他可是受不得刺激的,要不然的話,一會兒發作起來,他恐怕又得回窩棚去找韓雪治療了。

  好不容易,兩人終于將這個水潭的縫隙全都堵上了,除了指頭大的小魚外,超過兩指的都休想逃出去。

  之后,林昊便用撿回來的繩索將樹枝連接起來,做成了三個漏斗型的篩子,寬的一面向外,窄的一面向里,分別架到了三個進出水的缺口上,兩旁再用石頭進行堵漏并固定!

  做完這一步,陷阱便算大體完成了!

  魚只要被吸引,便會通過漏斗型的篩子鉆進來,但因為篩子的另一頭比較窄,而且樹枝也被削尖了,魚只能進不能出,便補困在水潭之中。

  不過這個陷阱還有極為關鍵的一步才能算真正的完成,那就是投放誘餌。

  林昊先去弄了一些海螺,砸得稀爛,投進水潭內。不過感覺還是不夠,于是忍著心疼,回去弄來一塊煙熏野熊肉,切成碎粒扔進了水潭中。

  萬事具備,就看東風,接下來的時間就看林昊的這個陷阱靈不靈,到底能不能把魚吸引進來了!

相關文章
圖片推薦
500彩票网怎么提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