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彩票网怎么提现

揭秘一代女相唐朝女官上官婉兒生平和風流情史

2017-08-08 16:52:42 來源:網絡整理 作者:xiaojun
在中國古代幾乎都是男人沉浮的官場宦海中,竟然還有一些數量少得可憐的女官。她們全都集中在宮廷里,陪伴在帝王的周圍。

她們身份特殊,有奇異的二重性,一重類似正常官員,擔任某項宮內職務;一重幾同嬪妃,可被帝王君主隨時占有。
 

 
宮廷女官一般具有嬪妃的身份,只要君主有閑情逸致,可以和她們任意交歡。宋朝李宸妃初入宮職任司寢,在為真宗鋪床疊被時,被擁入綃帳。明朝紀太后早先任女史,旋主管內藏庫,憲宗偶去視察,見紀氏應對如流,當即演出了一場“龍鳳呈祥”的喜劇。
 
凡有文才的女官,常被任命負責內宮教育。南北朝時期南朝宋國的韓蘭英上獻《中興賦》,被召入宮任博士,教宮人書學。她因學問淵博,且年高有德,受到大家的尊重,被敬稱為“韓公”。
 
唐朝的上官婉兒在歷代女官中算得上重量級的人物,她文才頗高,且熟諳政務,先后受到武則天和唐中宗李顯的重用,專掌帝王文件,百官奏事多由她裁決。
 
“女宰相”上官婉兒
 
當時深受皇帝信賴的上官婉兒,盡管沒有明確的封號,實際屬于手握實權的“女宰相”,翻翻中國歷史,這種權傾朝野鐵腕女人,簡直是鳳毛麟角。
 
一方面,她資質絕佳,天賦靈犀,具有卓越的學識和文才;另一方面,她玩弄權術,駕馭政治,石榴裙下掩藏著極為淫蕩的私生活。
 
和其他爬上權力顛峰的人物一樣,上官婉兒也曾有過凄苦卑賤的出身。因為爺爺上官儀政治上排錯了隊,公元664年,他們全家獲罪被殺!包括上官婉兒的父親在內,很多親人都掉了腦袋。 這時候,可憐的小婉兒剛剛降生,還沒吃幾口奶,便隨著母親鄭氏做了朝廷的“官奴”。雖說僥幸保全可性命,可是處境極為低賤。母親拼死拼活地干苦力,跌跌撞撞地拉扯自己的小女兒。
 

當然,敗落的官宦人家也很有見識,母親千方百計讓婉兒接受全面而嚴格的正統教育,以便掌握將來安身立命的資本。小姑娘太聰明了,一點就透。剛四五歲,就作得一口漂亮的詩詞。
 
武則天終于給了破敗的上官家族一個翻身得解放的機會。她久聞上官婉兒的才學,便將那對可憐的母女召進了皇宮。現場考試——滿意極了,于是除了她們母女的 “賤籍”,還把婉兒留在身邊工作,擔任掌管詔書的貼身秘書。 那年,上官婉兒剛剛十四歲。從此,她涉足政壇,一步一步接近了當朝的權力核心。
 
新手上路,總有拿不準的時候。上官婉兒也需要宦海沉浮,不斷歷練。因為不聽話,武則天差一點宰了她,礙著根深蒂固的“愛才癖”,武后只在姑娘粉嫩的額頭上刺了一個烏黑的犯罪標志,這種近乎毀容的刑罰叫做“黥面”。
 
雖說,額頭不完美了,上官婉兒依舊是光彩照人的大美女。她利用兩種最厲害的東西在宮里混:一是頭腦;二是姿色。
 
上官婉兒嫵媚地倒在皇太子李顯懷里
 
才華固然重要,干的好不如嫁的好。十六歲正當花季的上官婉兒嫵媚地倒在皇太子李顯懷里。她深知這種“政治投資”的重要意義。
 
此后,李顯被廢,遠戍鈞州、房州,上官婉兒又坐到了武則天親侄子武三思的大腿上。她替這位情人頻開綠燈,利用皇帝秘書的便利,大講武三思的好話,甚至有意排異李唐皇室。李家的人,怎能不恨這個多事的臭娘們兒!
 
風水輪流轉,李顯咸魚翻身了。公元705年,唐中宗李顯又從衰老的武則天手里接過了皇權,“老相好”上官婉兒隨即投靠。她被冊封為“昭容”,其實,就是皇帝的小老婆。 按《舊唐書》的說法,她的地位僅次于皇后一人、妃子三人,屬于“九嬪”的第二名。婉兒負責的具體事物,還是內閣秘書長。有了政治靠山,她仍覺不穩固,便在李顯大老婆韋皇后身上押了寶。
 
最奇妙的手段,便是引薦情人:很快,細皮嫩肉的武三思順著婉兒的牽引,爬進了皇后娘娘溫暖、華麗的被窩兒。對此,天性懦弱的“氣管炎”李顯,總是睜一只眼、閉一只眼,他的原則就是:只要老婆快活就好。李顯、韋后、婉兒、武三思,經常關起門來,在皇帝的床上鬼混。
 

 
這一時期,是上官婉兒紅得發紫的顛峰階段。在她倡議下,天下大興文學之風,各種各樣的賽詩會像今天選拔“超級女聲”一樣如火如荼地折騰起來。 皇宮里,更熱鬧,帝后王公率先垂范,文才飛揚的婉兒理所當然成了焦點人物。她當仁不讓地支持會議,不但代帝后捉刀作詩,還充任考評裁判,并對文才絕佳者實施獎勵。
 
上官婉兒引薦情人
 
女人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,投機鉆營的人便紛紛投靠。提拔個把行政官員,對于婉兒來說,簡直是小菜一碟。話又說回來,她畢竟是有七情六欲的健康女人,環顧人生,她美中不足的還是“私生活”。
 
于是,婉兒秘密購買私宅,在宮外和一些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們勾勾搭搭。《新唐書》說:“邪人穢夫,爭候門下,肆狎昵……”要命的是,婉兒還為這幫家伙謀求政治利益,很多人踩著她溫柔的肩膀,做了顯官。
 
“女宰相”上官婉兒
 
她最著名的情夫就是崔湜。小伙子模樣好,兩人初相識也就二十三四歲。那時,婉兒已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了,紅顏易老,一眨眼,居然四十多了。
 
按年歲,徐娘半老,差不多可以當崔湜母親一輩的姑姑、姨娘了。為了報答婉兒的垂青,崔湜竟然厚顏無恥地引薦了自己的三個兄弟:崔蒞、崔液、崔滌。他們個個一表人才,人人好色花心,自然成為婉兒床上的心肝寶貝。很快,崔湜很快便升了官,發了財。 清朝著名文人吳梅村曾感嘆說:“妻子豈應關大計?”其實,這與“紅顏禍水”的說法,遙遙相對,都是強調女人在政治問題上作用的大與小。
 
在權力問題上,男女并無本質不同。人,熬到“一言興邦、一言喪邦”的顯赫位置,任何性別都會起到改變歷史進程的作用。盡管那只是一種千載難逢的偶然性。
 
上官婉兒總算鬧騰到頭了。她的克星就是政治新秀李隆基。畢竟樹敵太多,一切哀告都無濟于事了。景龍四年,即公元710年夏天的一個晚上,李隆基操縱的宮廷政變暴發。夜幕中刀光一閃,上官婉兒慘叫著倒在了血泊里。那一年,她剛剛四十七歲。 古代的女人被視為禍水,在常態下是不準參政的。但當君主無視這一原則時,便會對她們取消限制,甚至授予要務及要職。
 
在中國歷史上職位最高的女官,大約是北齊的陸大姬,她官拜侍中,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宰相,權勢顯赫。她見宮人黃花有幸于后主,遂認為養女,并力薦為弘德夫人。
 
黃花不久生下皇子,使膝下無子的后主有了儲嗣。陸大姬為了長保官運,進行了巨大的政治賭博,用誣構的手法把皇后胡氏逼下臺,隨即幫助黃花母子分別成為皇后和太子。
 
女官制度是非常畸形的制度
 
其實,女官一般不容許拋頭露面,但才華橫溢者能被準許破除此例。唐中期的宋若莘、宋若昭、宋若倫、宋若憲、宋若荀五姐妹以才學蜚聲于當世,被德宗召入禁中,授以官職。
 
德宗喜詩,每與詩臣唱和,必召五人前來共盡雅興。德宗給了她們極大的體面,不以妾相待,一直呼為學士。其中宋若昭歷仕三朝,人皆稱先生,后妃、親王、公主相見都行以師禮。 召之即來,呼之即去,女官制度是非常畸形的制度,它不是國家的工具,而是帝王手中的玩物。
500彩票网怎么提现